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兮,我心

简单的快乐,干净的愉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方的河----朗孩子文字  

2017-11-20 14:2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是一条古老的河流

我散漫在原野上

像如歌的行板

------一民

     

在北方,有一条河。

她挟卷着泥沙,也挟卷着天光云影,昼夜奔流。人们知道眺望北方的时候,她就在那里了。她宽广而沉静地存在着。

河畔,一株老杏树背依群山,临河而立。每年春天都会繁花满树,落英如雪。我的故乡就在那河畔树下。

孩提时代,我总是和姥姥在一起,我们喜欢牵着手,在沙滩上散步。她有那么多的故事,“猛哥帖木儿沿江寻母”、“三姓的传说”“东山故事”。沙滩上留下一串大大小小、深深浅浅的脚印。我听得入神,小小的心中充满敬畏。我常常想象很久以前的事,想象河滩上碎裂的马蹄声,亲切的呢喃,巫婆的舞蹈……回过神来,我看见水波送来一串串泡沫,高耸的山岛给河心投下深邃的暗影。那时,我眼中的大河,总是带着神秘。

长大一些后,我开始帮着姥姥姥爷下地干活,老爷的农活似乎总是干不完,园中,江畔,处处都有他有点佝偻的倔强的背影。累了,他就和邻园的王爷爷一起坐在杏树下吸一袋烟。他总是喜欢聊年轻时候闯关东的旧事。我喜欢仰起头看他的脸,这张熟悉的脸,像一块古老的虬根,被风霜与阳光包上一层黝黑光亮的浆,而王爷爷的脸更白一些,更有轮廓。霜草般的白发在他额上随风起伏。他是一名退休的地理老师,已是花甲之年,却总是喜欢在河里洗澡,无论春秋。他挑起水来也是健步如飞,没有一丝老态。有时候他会领着我到河畔一个土丘上,给我讲世界各地的江河湖泊,最后,他总是以一句“还是这条河最好!”作为结语。这时我们就会不作一声,默默地望着河水,很久很久……有的时候,我会在阳光微醺中陷入梦境,王爷爷便会背起我,送我回家。在那梦中,依旧流着那昼夜不息的河水……

后来,我在河湾处发现了一户人家。木制的房屋斑驳着岁月的痕迹,在木屋的前方泊着一只小船。这是一户打鱼人家。男主人高挑而健壮,女主人朴素而秀美,每日去集市上卖丈夫在河里打捞起来的渔获。听姥爷说,那个汉子每日傍晚去河中下网,清晨河面雾气未散就去下河取网,很是辛苦。有一次,我看到清晨归航的渔船,那个男人浑身湿透,发上是凝结的雾气,汗珠与水珠交杂在一起晶莹闪亮。船靠岸后,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从木屋里奔出手拎提篮,捡拾船舱里的小鱼,拾满后,拎到岸上,一声清脆的唿哨,木屋后面鸭栏的鸭们前仆后继的奔来,小姑娘抓一把鱼儿撒向鸭群,群鸭沸腾。空中抛出的小鱼银光闪闪,一如小姑娘清脆闪亮的笑声。也曾看到那渔人手牵着大眼睛小姑娘,在夕阳中回家,宽阔的肩膀,细细的羊角辫浸润在波光里,沐浴在夕阳中,那么美,那么动人。河水在斜晖中,袒露着金色的胸膛。群鸭游过,荡起金色的波纹,远远地传来几句悠长的渔歌,我看见一些农夫直起身子,揩着汗,望望河水,望望斜阳。几缕炊烟在空气中弥散,飘荡在河面,形成一层薄纱。渔歌声渐渐远了,劳作的人散在沙滩上,脸上洋溢着疲惫,也洋溢着幸福。小时候那种对大河的敬畏,竟又在我的心中油然而生……

时光飞逝,一切都是那样的安宁,可是在一个深秋的夜晚,王爷爷猝然离世,心梗带走了他。亲

人们按照他的遗愿,为他安葬。葬礼的那个傍晚,夕阳四处挥洒着血一般的红色,河水被染成了深深的赤色,老杏树的背影似乎更加的苍老了,那江边的白杨千万只眼睛似要流出血来。一片肃穆中,老人的骨灰被撒向空中,散入河水里,那真像渔人撒网时的场景。不过,再也不会有收网的人了,一个生命就这样融入了他所钟爱的大河。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,几个月的时间,大河上冰封雪覆,风雪咆哮,肃杀无声,我的心中一片灰色。

春天姗姗来迟,可是终于悄悄的降临了。四月的一天,母亲说开江了。我冲出家门,江面上成千上万的冰排拥挤着,喧嚣着,向下游奔流而去。我觉得胸中有某种东西被打破了。回望老杏树,那嶙峋的枝干上,又见新绿。一串稚嫩的笑声传来,循声望去,一个三四岁的胖娃娃逐着冰排在跑,一路播撒欢声笑语,他的母亲在后面慈爱的唤着他的名字。我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自己。新的生命在勃发,又一季轮回开始了,我的心也慢慢释然。

有老人离世了,但同时又有男孩长成男人,有新的生命诞生。生命永不会停歇脚步。河水带着我们深深地苦难流走了,可总会有新的细流涌入,在河面翻腾,欢呼,带来青春与活力。

这条河从我的童年安静地流过,却给了我一生的滋养,那老树上的花朵,装饰了我梦中的洁白。我的生命以这条大河为底色,酝酿、发酵然后勃发。长成一个河水一样奔放,泥土一样温厚,杏花一样烂漫的北方汉子。

北方的河,永远不会停息,正如北方人民的生命永远不会停息。

原野上,黑土间,一条古老的河流静静地流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1119日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