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兮,我心

简单的快乐,干净的愉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《平凡的世界》  

2017-02-10 01:49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关于《平凡的世界》 - 海青 - 青青兮,我心
 《平凡的世界》是我的第一本书,那是来自别人的第一份礼物,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。后来这本极为珍爱的书,被我退还给了赠送者。再后来,很久很久的后来,那个送我书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。以十六七岁的青春为背景,我们讨论过少平和晓霞的爱情,用了很多封长长的信。现在人不在了,书、信必将都化作灰烬飘散风里了吧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 《平凡的世界》被拍成电视剧的时候,我一眼也没看。去年夏天儿子和我提到了这本书,于是家中才有了这三卷书。儿子在秋天的时候就看完了,非常喜欢。寒假他把书带回来,让我再读,我很听话的重温。儿子说既然看了就写点感想吧!他先写了,发朋友圈里,我的同学说,我这后续工作有点艰难。那我就写一写关于这本书和这本书相关的记忆吧!
     《平凡的世界》最初的一遍是听来的,那时候听农场广播的大喇叭,六点半到七点每天半个小时小说连播时间。农场机关前面是一条砂石路,路两侧是高大的白杨树。我便在这条路上来回的走,星光满天,天色近乎黑的蓝色。听到晓霞牺牲和少平赴约的那节,我哭得泣不成声,似乎那逝去的人是自己的亲人一般。回班级自习时候,后面的男生问我怎么了,我说听《平凡的世界》听的,他诧异的看了我很久。再后来毕业我离开了家去了很远的地方读师范,他读高中,不久连信一起寄来了《平凡的世界》。信上说,“我读过了,是本好书所以送你,因为你喜欢。可是我觉得晓霞不需要死,作者为何一定要让她死呢?”我回信说:“因为这段爱情太过美好,尘世里无处安置吧!”他回信:“尘世里为什么就安置不下美好?事在人为啊,命运是在自己手里的!”少年的心中总有挑战整个世界的豪情侠气。四年后我们终于懂得,这个烟火红尘,连一段青涩的懵懂都安置不下。
       近三十年后再读《平凡的世界》,泪水依然时常潸然。却是为了文中那个地地道道根植土地之上的父亲------孙玉厚。每一次这个父亲的眼泪都能惹下我的,孙家第一次变故,王满银被劳教,家中乱作一团,少平把事情暂时安置好后,母亲才想起家中的猪还没喂,当小女儿兰香说她已经喂过了,“老两口大受感动的看着这个最小的孩子。。。。。。父亲难受的走出了窑洞,佝偻着高大的身躯,看着对面的庙坪山,山像他年轻时候一样高没高一尺,也没低一尺,可是他已经老了,也更无能了。。。。。。”“谢公最小偏怜女”谁不爱自己最小的孩子?当这个柔弱的孩子,默默的承担起她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时候,父亲的心中不是欣慰,而是在困顿中挣扎后的无奈与心疼,还有深深地自责。我看得见他眼中的哀伤,因为这眼神我是那般的熟悉,在我休学在家帮着父亲做农活时候,常会迎上这样的目光,也常见到父亲把头深深埋到双肩里,吸他的旱烟,烟雾遮挡了眼中的闪光,而那一刻我竟毫无知觉的暗暗恨着他,因为他不让我上学!
       少安因为猪饲料地被公社公开批评,少安一个人在镇上无目的乱走,最后在回家的路上发现父亲跟在后面,原来这一天父亲一直久跟在他的身后。少安扑倒在高粱地上痛苦,父亲也哭了“爸爸对不起你,爸爸一辈子没本事,没把你的书供成。。。。。。爸爸的心里像猫爪子抓一样,死不能死,活不能活啊!”那一刻我想到,我与父亲的第一次争执。当我对他大喊:“我可以考上的,你为什么不让我念?”父亲竟原谅了我的反叛,第二天就送我回到离开了一年半的校园,在那不久,他把哥哥送上了回老家的火车,哥哥到老家的机械厂成了一名铸造工人。父亲的心底多期望他的大儿子能再读一年,走进大学的校园,可是家中景况只允许一个人读书。当父亲送哥哥上车的时候,内心的痛苦不比少安的父亲少一分,可是我竟不懂,还在校园里为能以后不成为父亲那样的农民。孤注一掷的拼命学习,还沾沾自喜的认为,这是我争来的应有的权利。
       少安的砖厂第一次扩大规模,轰轰烈烈的进行点火仪式的时候。他的父亲在河的对岸惶恐的看着那个排场的大场面,内心充满了恐惧。他已经与预知到了这场惨痛的失败。农民是最原始的土著,是这片大地上的先知。就如我的父亲,清早看看天就知道大约在那个时辰会落雨,会起风,因为他们的血脉连着大地的血脉。对于福祸有着本能的感知。父亲在我保送大学的时候写信来:“不要骄傲,脚踏实地,这个机会是你刻苦努力得来的,大学里更要用心,学业像庄稼一样,春夏你糊弄它,秋天便收不到粮食,冬天就要挨饿。。。。。。”于是我不敢有片刻的懒惰,像父亲一样劳作在自己的一亩田里。毕业时候,自己应聘找到工作后告知的父亲。最朴素的话语里蕴藏着最深刻的道理。
    当 少安成为村里的农民企业家,当二小子少平称为国营工人,当最小的兰香考入重点院校,当曾经的一包烂的窑洞扎成村里最体面光鲜的窑。孙玉厚依然是那个朴质如一株高粱的西北农民,他包容着秀莲分家的小自私,包容着少安忙碌的忘记照顾家中老人,他包容着少平为着自己的目标离乡背井。他忍得了困苦的压榨,也经得起繁华的惊扰。玉厚我想当初路遥在为这个父亲取名字的时候是经过一番斟酌的,玉的质朴温润的光芒,黄天厚土的博大与容纳,本分倔强,温良厚重这就是父亲。沿着黄河,从远古农耕社会一路走来民族的永恒的父亲。
      当我读懂了父亲这两个字,父亲已经离开我了,送葬时候,我看他最后一眼,面色安详,竟恍惚如四十几岁的样貌。老家有个习俗,老人过世时辰最不好的是在上半夜,因为他把三餐都吃完了,没留给儿孙。母亲说父亲是在凌晨三点过世的,他把他的三餐全留给了我们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